广州夜生活论坛·人物·新视觉·犬·祭

“敬礼!”“汪……”一声朝天而鸣的长吠打破了沉寂,穿透整个树林,久久不能散去。在小树林的中间,一块小石碑上刻着“金虎”两个字,下方是日期1999-2004,石碑四周是战士自己采集而来的紫色牵牛花围起来的花环,在石碑的后面,是用一些碎石块覆盖起来的小坑,里面埋着一个“战友”,这是广东边防线上的一个特殊坟冢。每到清明时节,广东边防的战士们用军礼为这里的“战友”举行一个个特殊的祭拜。

祭拜“战友”。

 在广东公安边防六支队,大部分中队都有警犬,这些中队都有一处埋葬警犬的墓地,每个坟冢里都有一段故事。有的警犬是牺牲在反走私、反贩毒、反偷渡现场;有的是病倒在执勤岗位;有的是退出现役后无疾而终,但大部分是为了营救主人在与不法分子搏斗中光荣“献身”。无论警犬是怎样牺牲的,战士们都以不同的方式进行“盛葬”,葬在上、下哨都能看到的边防线上。一处处墓地传递着一代又一代战士与他们无言“战友”之间的故事,纵使多年过去,这些故事依旧鲜活地生长在他们的记忆里。

  偷渡犯一刀捅中了“虎子”的心脏  

曾战功显赫的“赛虎”墓碑。

  每当朝阳初上、晚霞满天之际,粤港边界线上就活跃着一支人犬组成的特殊队伍。这就是广东公安边防六支队的警犬班。这个警犬班自1969年跟随六支队进驻深圳以来,先后协助地方公安机关破案上百起,协同边防执勤哨兵抓获走私、偷渡案件数千起,为粤港边界一线的安全稳定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伏击的“多多”。

  2004年10月的某天傍晚,广东公安边防六支队巡逻哨兵李云山像往常一样带领爱犬“虎子”在伯公坳哨所地段巡逻,在当时,执勤官兵唯一可以借助的只有自己和爱犬的两双明亮犀利的眼睛,再无其他设施可以利用,而偷渡客们往往利用深山密林这一特殊的自然环境企图翻越边界。

  当哨兵李云山正与“虎子”巡逻边防时,突然从杂草丛中传来一个细微的响动,草丛里有偷渡分子!小李顿时感到事情的严重性,“哗啦”一声,拉响枪栓,子弹推上了枪膛,怒视着比人高的杂草丛,喝令道:“边防警察,给我出来!”不一会儿,果真见一名男子惊魂失措地从杂草深处走来,小李正要上前,突然“虎子”一跃而起,向男子猛扑过去,只听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划破了傍晚树林的宁静。

威武之师。

  原来该男子腰后藏有凶器正准备攻击哨兵,可没想到终究还是没有逃过“虎子”的利眼,就在该男子偷偷拔刀的那一刻,“虎子”冲了上去。在搏斗中,凶残的偷渡犯虽然被警犬撕咬着,但该男子还是找到机会顺势一刀捅向了“虎子”的心脏,哨兵得救了,可是“虎子”却倒在密林丛中,小李抱起“虎子”,“虎子”费了很大的劲,努力要爬起来,终于支撑不住,又倒在小李的怀中,发出几声微弱的呜鸣,身体轻轻抖动了几下,然后不动了。后来每当小李讲起“虎子”牺牲的过程,这些常年驻守边疆的钢铁男儿们无不为之动容。

  “大勇”生擒劫匪

  2005年11月20日,驻深圳边防六支队两名哨兵小许、小罗带着即将退出现役的警犬“大勇”在外出执行巡逻任务时,成功抓获涉嫌抢劫犯罪嫌疑人一名。

  当日下午1时许,六支队执勤哨兵小许、小罗与驻地巡防队员正在笋岗路上巡逻时,突然听到一声尖叫,接着就听到有人在喊:“抢劫了!”只见身后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撕扯在一起,小许见状立即松开警犬套,指着歹徒对“大勇”下了一个“扑”的口令,“大勇”得到主人的口令后像脱缰的野马一样,飞快地向歹徒追击,男子见状,转身便跑,边跑边跨过柏油路中间的护栏,在追至1000米左右的距离后,犯罪嫌疑人终于在笋岗路与红岭路交接口处停了下来,该男子见警犬紧跟不舍,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,对警犬威胁道:“不要上来,不然我捅死你!”

  “大勇”似乎没听懂他的话,丝毫没被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吓倒,直接向犯罪嫌疑人扑去,该名男子见警犬扑向自己,吓得束手无策,“大勇”乘机一跃而起,死死咬住歹徒拿凶器的手。随后赶来的两哨兵和巡防员小许一脚将其手中匕首踢飞,小罗和巡防员一起上前将其按倒在地,抽掉该男子裤带,将其反绑。“大勇”的尾巴摇摆不停,似乎在说:“主人,我可立功了吧!”

  随后,犯罪分子被移交给八卦岭派出所接受处理。受害人蒋某被警犬的举动所感动,当场掏出300元叫哨兵买点东西奖励警犬,但被两战士婉言谢绝。路边的群众看到这一幕后,均拍手称快。

  “战友”情深来自生死与共

边界巡逻。

  人犬长时间生活在一起,彼此的性格、脾气在相互磨合中渐渐地趋向一致。据六中队战士小朱介绍,警犬一般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跟随警犬驯导员一起生活,警犬驯导员从喂食、洗澡、梳理毛发开始,点滴培养感情,七个月大的时候,开始接受一些坐、立、卧等基础性科目训练,训练由易到难,紧接着是翻越障碍、丛林搜捕、夜间追逃等难度较大的科目。在那些风雨相伴、星月相随的时光里,训导员和他们无言的“战友”结下不解之缘。在无声的世界里,警犬与主人之间的默契或许用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就能表达,这份默契来自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生死与共的生活。

乐在其中。

  2007年,上级批准小朱回家探亲,按规定,假期为34天,请假的时候,他自己放弃了20天。临走的时候,他与“嘟嘟”握手、道别。他一边抚摸着爱犬,一边说:“咱们俩要暂时地分开了,我得回去看望家中的妈妈,你要好好听话,好好吃饭,莫贪玩……”“嘟嘟”听后,把嘴贴在了小朱的脸上,做了个吻别的动作,然后,眼角淌下两行泪水。小朱抱着“嘟嘟”顿时泪如泉涌……

 图/记者 海国 文/ 李栋   通讯员 宋京涛、江波

Add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